司马南随笔:湖南精英为什么那么多?

今天司马会客厅请来了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是江湖传奇,年轻的时候就大名鼎鼎,他就是卢克文

司马南随笔:湖南精英为什么那么多?

卢克文先生的文章一点不夸张地说是若干学者、若干政要、若干企业家、若干有思想的人都要看的。前不久卢克文因为某件事情有几天没发文章,于是有人就跑到我的平台下面喊:“是不是你听说卢克文怎么着了,然后你就把和卢克文的对话视频删了。”因为此前我曾经约卢克文来做过几期节目,这不是瞪眼撒谎的。网上很多人喜欢造马云的谣言,喜欢造许家印的谣言,也喜欢顺便造我的谣言。你说他们俩那么有钱,你造谣就造谣吧,我这个退休老头我招谁惹谁了。

我有一个缺点,就是看见这人比我水平高,我就妒忌这人。尤其他文章写得那么漂亮,然后还那么年轻,我这妒忌加倍,心拔凉拔凉的。但是他确实水平高,确实年轻,确实很多人追捧他,那怎么办?唯一正确的选择是承认差距,向他学习。

我向卢克文请教一些事情,卢克文最近在做一个大事——他要把中国的省市大概走一遍,把中国的经济区走一遍。

司马南:你最近走了几个省?

卢克文:有广东、湖南、安徽、江西、江苏、广西这几个省,主要是我和我的团队一起做实地调研。

司马南:怎么形成的想要深度调研的念头?你们写文章是看看网上热点,再粘贴一下然后就写出文章了吗?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

卢克文:最早的时候是去年冬天回湖南的时候,我朋友跟我在散步,就问了我一个问题:湖南为什么衰落了?湖南的精英为什么没有以前那么多了?因为就这100多年以来,湖南的革命家从清末到现在风起云涌,大概占到了全中国革命精英的1/3,精英的数量极其得多,就有这么一个非常奇怪的历史现象。所以为什么到现在就没有这么多精英了?以前大量的政治精英、军事精英涌现是什么原因?我很好奇,然后就去找湖南是怎么崛起的。司马南最新作品-1

曾国藩训练的湘军

我的脉络是这样的,湖南真正的崛起应该是从曾国藩和湘军来才开始,因为湘军掠夺了大量的财富,然后又拿钱来办精英教育,在湖南办精英教育、办学堂,然后湖南的学堂慢慢的超过了江西,超过了湖北。所以通过学堂培养出了大量优秀的人才,吸收各种西方的新知识,然后带给一些湖南的后代,湖南才会不断地冒出许多优秀的精英。

包括当时去日本留学,其实就是湖南一代一代的各个精英给他们出钱让他们去留学的,这样一代代下来,我们看到很多革命家像黄兴、毛主席,他们都是这样一代代出来的。

司马南随笔:湖南精英为什么那么多?

司马南:毛主席没花过这钱吧?

卢克文:也受到过影响。他家里人去参加过湘军,好像有一个亲戚也是从湘军出来的,后面他就读了学堂。

司马南:很多人说我有观点,但是是个人都有观点,是什么东西支撑你的观点?你的观点怎么推论出来的?一要史实,二要逻辑。卢克文的文章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大家都浮于表面地说,可是卢克文到水下去说了很多我们不知道的知识。比方说湘军赚了很多钱在湖南办教育,精英教育一代一代接下来,具体到某个人怎么样挣多少钱,这就是一条逻辑链,这条逻辑链里面很多新鲜的事实是我们此前不知道的。

卢克文: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开始研究湖南。因为我也是湖南人,所以有些地方是不用走访的,太熟悉了。开始先是研究我们湖南,然后在研究过程中发现,其实湖南的财富主要来自于江西,就是对江西完成了一次财富上的掠夺。

江西原先是中国非常富有的一个省份,但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湘军的掠夺是其中一部分。江西特别惨,在太平天国之前整个江西是2500万人口。到1950年的时候,江西已经解放了,就只剩下1500万人口。经过太平天国和湘军动乱,江西减少了整整1000万人口。

司马南随笔:湖南精英为什么那么多?

所以我怀着一种愧疚之情,去研究江西的经济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开篇的前面两篇,一篇是湖南,另一篇就是江西连带关系。明朝的时候半壁朝野都是江西人,读书人都是江西人,从那么顶峰的一个状态慢慢衰落到只剩1500万人口,整个江西处于极度贫困。

司马南:人员减少是一回事,精英人才的出现也少了很多,就整个处在衰败状态。

卢克文:大量精英都被湘军杀掉了,财富被掠夺到湖南办书院。当然还有特殊原因,比如说江西的水路段,以前是所有的货只能走广州的十三行,货从广州的十三行过大庾岭,再经过赣江,沿江北上,再运到其他的各个城市去的,所以这个水路对江西非常重要。而且江西还有陶瓷,陶瓷是古代的超级奢侈品,就是只有中国人有。中国三大东西是最宝贵的:陶瓷、茶叶、丝绸。就是这三样东西,老外都爱得跟性命一样,他们甚至有种装修风格,把瓷器贴在墙上,其实这种装修风格是老外带过来的。因为老外把瓷器装在墙上就像跟别人炫富,你看,我有中国最好的瓷器。所以江西那时有瓷器很富、有水路很富,再加上还有茶叶,多好的基础。一定先有物质财富,然后他们办大量的书院。我们常听说白鹿书院,就是在江西,是当时的天下第一书院就是当时的清华北大。所以江西古代是非常有钱的。

然后我开始关注,江西从这么富有突然变得这么衰败,到今天人均GDP是中国的第20位,甚至比宁夏还要低。我作为一个湖南人,对江西有愧疚之情,所以我就去研究。

司马南:湖南人应该感谢江西,江西革命老区养育了红军。

卢克文:但是红军能去那边也是因为他贫困,如果在富有的大城市,国民人就不会这样放过红军了。现在我也特别想知道江西的出路,江西怎么破这个局?很快我就会发一篇关于江西怎么破局的一篇文章,讲江西怎么破交通布局、产业布局。

我在这个了解的过程中,精神世界就慢慢丰满起来了,看世界就慢慢熟悉了。之后我又开始坚持实地去各个省,就可能收获到很多在书本上了解不到的,或者探索不到的东西。一定要去实地跟当地人聊,他们就会告诉你原来是这么回事。

司马南:卢克文的方法其实和毛主席的方法类似,毛主席的方法是跟后来成了他老丈人的杨昌济先生学习的。杨昌济的方法其实是欧美学者的调查实证,尤其是脚踏实地地询问。毛主席后来经常用一个词,叫做有实际精神。毛主席反对本本主义也是这个意思,就是说一切经验来自于实际,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今天我们写文章的在网上有各种各样的搜索软件,随便粘点东西自圆其说,那当然是容易的。但是有什么用呢?人云亦云,大家都这么说。可是实际当中来的知识不一样,实际来的知识是别人所没有的,即使是同样的问题,即使别人也去谈了,也不见得跟你的叙述方式一样,因为它是灵动的、深刻的、具体的。你刚才提了关于为什么湖南的精英少这么多的疑问,有了动因,但这个动因并不必然推论出你要用脚来丈量土地的方式,去走遍祖国万里江山来写文章。怎么生成这个念头?

卢克文:好奇心啊。我是一个对万物充满好奇心的人,写文章我是这样要求自己 ,不管去一个省还是一个国家也好,如果能去当地,就一定要尽可能地去当地。当然因为这样的话,你看到东西会不一样。因为你在网上看的东西永远都是隔了几道几手,你还是不知道当地实际什么情况。如果去不了,那你就要找出比别人尽量多的资料,在宽度上要赢别人。就是说去当地是在深度上要超过别人,如果在深度上没法触及,那就在宽度上超越别人,就尽可能去找到更多的资料和信息,最后再看能不能找到逻辑。那这样的话,你写文章就能够比普通人还好一些。

我是这么去坚持这个原则的。因为本来我其实是想出国的,但是现在因为疫情的原因不能出去,那我就开始走各个省。去了一个省你就会受到极大的一种心灵冲击,原来当地人是这么看这个问题的。以前打在各个省上的一种标签,但是你发现不是这么回事。深刻的认识往往产生于破标签化的过程。标签化是一种歧视,比如说你河北省怎么样,你河南人怎么样,你湖南人怎么样,这都是错误的标签。你深刻的认识到他这个行为逻辑的原因是什么。经济上很多事情底层又是地理上带来的结果,我慢慢的认同地理决定论,很多人的行为跟他所处的地理环境是有很大关系的。

司马南:但是地理环境决定论这个说法它是有缺陷的,因为地理环境只是其中因素之一,而结果是个多元函数值,它不可能只是一个地理结论,但实际调查你会发现地理决定因素。江西的地理决定论给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卢克文:江西这个省,旁边是福建,然后是浙江,南边是广东,西边是湖南,上面是湖北,北边是安徽。江西这个地理位置比湖南好,比湖北可能要弱一点,因为湖北有长江。谁挨长江谁富。比海还重要,因为是全世界最宝贵的一条水道。江西的地理位置跟他的经济情况是不相称的,因为湖南的经济比江西好,但并不代表江西没有潜力。江西这个地理位置决定了他在转移各个产业的过程中,比如说他挨在广东,那么珠三角的产业转移应该是更快的,但是以前路没修好,所以限制了江西。这边他又挨着福建,我们一直只知道有个长三角和珠三角,但是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事情,福建还有一个厦漳泉,厦门、漳州、泉州三个城市也是一个重要的制造业基地。

司马南随笔:湖南精英为什么那么多?

所以事实上,我们中国是有三个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只是大家说习惯了,而且很多人忽略了厦漳泉。但江西其实处在一个黄金位置,很容易承接厦漳泉和珠三角的制造业,江西的有个非常重要的城市刚好在这个中心的位置,就是赣州。赣州有差不多1000万人口左右,它的辐射面积大概有2000万人口。厦漳泉和珠三角往这边汇集,很多产业都可以挪到赣州去。我们中国现在是一共有168种矿被发现,赣州这一个市就有108种,而且赣州有一个很重要的稀土基地。江西赣州是整个江西省财务投入最多的,比九江、南昌都高。所以赣州这个城市,显而易见可以看到整个GDP在飞速增长。

司马南:跟卢克文对话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年轻人,是一瓢一瓢甘冽的清泉就往出倾泻,学问扑面而来。他自己研究的课题是为什么现在湖南的精英较之过去少了很多?我看不少,我遇到一个就这么厉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