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倔老汉姓倔

倔老汉拽着脖子倔犟固执地说他姓倔,原本姓什么,让大家再甭过多地追问,他说人也老了,管他百家姓里有没有”倔”这个姓,大伙就叫他倔老汉,这样他听着乐意舒坦。

倔老汉说他原来在煤矿上班,在井下攉过煤、放过炮,曾经冒着生命危险不听劝助,救过透水事故中工友的命;当带班班长时打骂过不注意安全生产的弟兄,也披过红、戴过花,拿过矿上奖给他的劳动模范奖状。

在矿上的几十年,干活做事没落到人后头,喝酒划拳那怕喝得吐血都没输过,落了个”犟球搬不到尿壶”的倔名声,但活得潇洒滋润着哩!

那年煤矿实行破产重组,看到矿领导为他的事左右为难,倔老汉第一个主动签字,及时办理了下岗手续,拍拍胸膛扭沟子走人。他说,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只要天天动弹着干,饿不死!于是带着老婆孩子干脆搬到城里,租房起灶开始了收破烂的营生,供养三个儿子上学生活。

认识倔老汉在十几年前,那时住的小院门口有一段上坡路,那天倔老汉拉着四处收购来的满满一架子车破烂,扑着身子艰难地向前挪动。额头的汗珠子沁出来,扶起车辕停住车,用一支手背摁住脸颊美美实实地擦揩一下,顺势抹在前胸的衣服上,继续用力拉着车子前行,边走边歪着头骂骂咧咧。

散文

我问他嘟嘟囔囔为啥生气呢,他提高嗓门儿就喊:”农村人卖菜做点生意不容易,城管撵哩!市容罚哩!几个买菜的城里人把菜叶子都快摘完咧,还嫌卖菜的态度不好。我看不惯,说了几句,她们就骂我是狗逮耗子多管闲事。你说像那样好好能吃的菜帮子让这些人糟蹋,还欺负作践人,能不管管吗?”

以后经常能遇见他,几乎每次都是气呼呼的样子。他说在街道里听到的或者碰到的一些事,他看不惯,想不通,如果不自言自语骂几句,他就气不顺,憋得难受。

我便顺着他的话和他谝,发给他纸烟,他硬推辞,说是年轻人抽的纸烟贵,没卷烟的劲大,惯下毛病,买不起还成了麻嗒。

硬塞给他,他便别在耳朵上,他说即便是抽人家一根纸烟,都要想法子回报一下,不然就睡不踏实。他见我冬天搭炉子没柴,收破烂时就留意着,搜寻到了,不管家里有人没人,就整整齐齐地放在大门口,他说他再没啥,吃了我塞给的纸烟就应该理尚往来。

在街上跑得时间长了,熟人也多,商场、单位的人都知道倔老汉的秤上不短人,生意就出奇地好,每天都能拉回几架子车。

散文

倔老汉硬是凭着收破烂挣到的钱,把三个儿子都送到了大学,有了很好的工作。

如今娃娃在城里娶妻生子,购房买车,争着动员倔老汉去享福歇息,他倔犟劲上来,任凭怎样苦口婆心地劝说,就是不答应,依然每天拉着那辆破架子车整天在街上转悠着。

倔老汉说他自由惯了,受不了儿子媳妇的约束,拉着车子跑一跑,见到熟人谝一谝,既锻炼了身体又不显的孤单,能拾几个钱是几个钱,这样生活就很舒心自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