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段背锅当保管

老段上水利工地时被炸飞的石头砸伤了腰,从此落下病根,腰始终直不起来,与人说话交流时,头向前倾了一大截,大伙给老段启了个外号叫”段背锅”,从此原名销声匿迹,不再有人叫起。段背锅斗大个字不识一个,帳算却很清,媳妇娘家是个换油的,俗话说:”十个耍猴的,弄不过一个卖油的”,当年和媳妇相亲见面,丈母娘相女婿时给出了一道帐算题考他:”六斤二两半花秄换一斤油,三十七斤七两花籽能换多油?”,段背锅捏弄着手指,捎加盘算,随即告诉了精准答案,丈母娘喜出望外,几乎没要任何彩礼就将聪明贤惠、如花似玉的女子嫁给了他。

散文

段背锅祖上几辈都是贫农出身,根红苗正,诚实勤快,记性很好,毛主席语录能随口背出几十条,而且能够活学活用,根据不同场合,总能运用自如地讲出来,获得过公社学习毛主席语录先进个人。腰部受伤后,重活干不动,社员推举他当上了队上的”保管员”,成了能和队长、民兵连长、会计、妇女队长、贫协组长商量共事的队委会班子成员,因祸得福,段背锅做梦也没想到。段背锅让媳妇给他纳了一件兰色干部制服,上衣兜里别着一个老式钢笔,把家里有用没用的钥匙串起来挂在皮带上并用线绳子拴糸好,走起路来用手不停地拨弄着钥匙串,发出清脆的响声。社员们都知道段背锅压根不识一个字,故意问他别钢笔干啥?段背锅还是语气神圣地回答:保管室那么多财物,我屋人老几辈都没亏过人,集体的东西要记清帐哩!

保管室的物料很多,犁耧耙耱镢锄锨,绳索套项驴安眼,杈把扫帚推刮板……接手时,杂乱无章地乱堆着。段背锅拿来娃用过的作业本,将纸一张张帖在墙上,下面对应着整理分类的农具,根据农具形状,画出自己想象的符号,有几个,便在符号后画上几个扛扛,同时将汇总的数字用符号和扛扛记在保管室窑门扇背面,算是总帐。段背锅没事就泡在保管室,把各类工具修理伺弄得井井有条,社员上工前,段背锅能很麻利地取出来,从没耽搁农事。

散文

实行责任制后,段背锅拿出多年积蓄买下了保管室的窑洞,简单收拾后和老婆一直住在里边,日子过得平稳自然。前年,坚守在保管室半辈子的段背锅寿终正寝,村里帮忙的人在窑洞里发现过事支棚用的木椽、绳子,垒火炉用的土胡基、细麦草,甚至对联白纸,段背锅都数量准确地准备着。窑门扇背后还能清晰地看到段背锅用粉笔画的各种符号和代表数量的扛扛……

这些奇妙的符号似乎记录着段背锅一生的厚道诚实和清清白白,从此,再也没人敢叫”段背锅”这一外号,老段在村里恢复了原名。

散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